最后一通电话拨给网友!

青衣江现1976年以来最高水位

杨兴平:香港新界大榄隧道外两辆巴士相撞

2019年10月21日 11:06

&#;

遇&#;见是一种神奇的安排,它是一切的开始&#;。

亲&#;人的爱是一杯热茶,温暖你的心;朋友的爱是一片凉阴,&#;给你凉爽;同学的爱是一丝微风&#;,使你舒服;老师的爱是一缕阳光,为你指引方向。

杨兴平&#;&#;

虽明知不可行而行,最终全是一场空,但其中乐趣只有自己知道。人生苦短,能有多少日子来打发捏&#;?


  人生shi一首光ming与阴ying的协奏曲,少了其中个音符曲子就会平淡无味。
  希腊神话中,当西西弗斯手推巨石将要达到山顶时,na是光明——希望,而当巨石又滚落山脚时,那是阴影——失望,西西弗斯的人生就是这样,zai光明与阴影中交替进行,而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明朝大臣于谦为人刚正,当他指挥军队击退匈奴时,那是他人生的光明,而当他的才华遭人妒忌时,那是他人生的阴影,伟人名将的人生尚是光明与阴影的交替,何况常人?因此我们应以“宠辱不惊” “去留无意”的xin态看待人生的光明与阴影、希望与失望。
  有些人只看见阴影却看不见光明,富士康多名员工跳楼自杀,便源于此。正值青春年少,却只看见人生中的阴影,zai阴暗逼仄的胡同里看不到光明,这种人的一生注定残缺不全。 而有些人,只容得下光明,却容不得阴影。奸阉魏忠贤、巨贪文强皆出于此。他们的心中只允许阳光灿烂,因此要千方百计扫去心头的阴影,然而,他们大权在握时绝对自信并且得意忘形,最终身陷囹圄。
  由此可见,光明与阴影是人生的法宝,其实光明与阴影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没有控制好二者在人生中所占的分量。如果你能控制好光明与阴影,那么你的人生必定会更明亮。
  季羡林的一生,博学多识,但“文化大革命”时他被打成牛鬼蛇神,那些心酸弥漫了《牛棚杂记》,这是人生的阴影,然而季老却能从阴影中走出来,成就其晚年的无限光明,季老用他的皿与泪告诉我们不要沉沦于阴影,亦勿流连于光明。如此,你才能铸造成功的人生。
  导弹之父钱学森被美国政府拘禁,这是他难以忘却的阴影,但他没有沉沦,而是引导中国走向导弹大国。功成名就的他拒绝“导弹之父”的尊名,将人生的光明适可、而止。钱老的生告诉我们,阴影不是我们放弃的理由,光明也不是我们jiao傲的借口,只有合理地把握二者,我们的心志才能更加自由。
  合理搭配好光明与阴影是人生精彩的宝典,然而如何控制协调好二者呢?
  我们需要拿破仑永不言败的精神,史可法绝不投降的气度对待阴影,我们也需要梭罗在瓦尔登湖旁那片闲适之心,温家宝总理那颗“知政失者在草野”的平易之心对待光明。
  人生就像架天平,光明在这头,阴影在那头,无论哪头轻哪头重,人生都会偏离正常的轨道,因此请用心体会,在漆黑的夜里,做好迎接黎明的准备,在耀眼的午后,不忘阴影中的孤独。点评:
  作者在考场上思接千载,心游万仞,展开联想,进行感悟,从希腊神话到拿破仑到梭罗,从于谦、吏可法,到季羡林、钱学森,从富士康自杀员工到温家宝总理,作者的思维触角不可谓不广阔,不可谓不深刻,这些古今中外的事例都极为典型很能支撑自己的观点,这样的作文内容很充实 虽然材料丰赡,但作者巧妙地缝合,有的密不透风,有的疏可走马,因此在结构上并不散乱+而浑然一体,颇为难得,
  
  责任编辑/比格杨兴平

加油吧!少nian!ru果没有成长,人生jiuwu所附丽!

杨兴平:黄之锋同伙林朗彦等3人今获刑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坐上去,总能看得很远。而今,却无力撑作文http://www.zuowen8.com起我,我发现无情的岁月将父亲英俊的脸旁冲刷了,留下的,仅有皱纹。

杨兴平
  谁也无法描绘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处处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当旭日驱散夜的残幕时,当夕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他行进的节奏。
  当蓓蕾在春风中灿然绽开湿润的花瓣时,当婴儿在产房里以响亮的哭声向世人报到时,他悄无声息地走着,欢笑不能挽留他的脚步。
  当枯黄的树叶在寒风中飘飘坠落时,当垂危的老人以留恋的目光扫视周围的天地时,他还是沉着而又默然地走着,叹息也不能使他停步。
  他从你的手指缝里流过去。
  从你的脚底下滑过去。
  从你的视野和你的思想里飞过去……
  他是一把神奇而又无情的雕刻刀,在天地之间创造着种种奇迹。他能把巨石分裂成尘土,把幼苗雕成大树,把荒漠变成城市和园林。当然,他也能使繁华之都衰败成荒凉的废墟,使锃亮的金属爬满绿锈、失去光泽。老人额头的皱纹是他刻出来的,少女脸上的红晕也是他描绘出来的。生命的繁衍和世界的运动正是由他精心指挥着。
  他按时撕下一张又一张日历,把将来变成现在,把现在变成过去,把过去变成越来越远的历史。
  他慷慨,你不必乞求,属于你的,他总是如数奉献。
  他公正,不管你权重如山、腰缠万贯还是一介布衣、两袖清风,他都一视同仁。没有人能将他占为己有,哪怕你一掷千金,他也绝不会因此施舍一分一秒。
  你珍重他,他便在你的身后长出绿荫,结出沉甸甸的果实。
  你漠视他,他就化为轻烟,消散得无影无踪。
  有时,短暂的一瞬会化成永恒,这是因为他把你的脚印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有时,漫长的岁月会变成一瞬、这是因为浓雾和风沙湮没了他的脚印。


  “路边的草本都是些细小而自足的灵魂。”因为在乎那些微弱的生命,所以珍惜。
  ——题记
  十六岁,正是美好而又敏感的年纪,仿佛一夜之间就摆脱了假小子的性格。在香樟的清香中,眼神莫名地温柔、细致起来,开始在乎那些以前不曾注意的美好生命。
  不再目中无人地挺直腰杆走向前方,开始在乎道旁石缝中 朵花的开放。怀着温柔的情愫俯身观察那朵白花一天天地舒展着温婉的微笑,在乎阳光下这样一个透明灿烂的灵魂,在乎她开放时一丝一缕的謦香。
  不再像幼时那样用手指拈住一只蚂蚁放在掌心玩耍,开始在乎每一只蚂蚁的生活。在草丛中轻轻跨过它们忙碌的队伍,用树枝画出一条它们搬运的道路。不再用脚踢散它们的秩序+开始在乎每一只蚂蚁平凡而卑微的愿望。
  不再用竹竿去捣毁奶奶家屋檐下燕子们温馨的家,开始在乎每一只小燕子的归宿。天晴日丽时在乎它们每一声清脆的啼叫,狂风暴雨时打开纱窗放进那只柔弱的精灵,用鞋盒为它做一个温暖的巢,在阳光下重新将它放飞,凝望着它漆黑可爱的背影,直至消失。
  不再像幼时那样用胖胖的手去晃动小树柔弱的身躯,开始学会用爷爷的小锄头为它 点点地松土,精心地给它浇水修枝,直到它骄傲地在夏日的阳光下开出一片怡人的绿荫。轻轻坐在树下,不忍去采摘一片最小的绿叶,开始在平树身上每一个虫蛀的疤痕。
  不再任性地拔下一丛丛狗尾草的脑袋,开始在乎它们阳光下的舞蹈。手指轻轻拂过它们头顶细小的绒毛,指尖仿佛沐浴了阳光,一片温暖。
  阳光下的玻仔细而又认真地看着那些以前从未在乎过的树和草,树上的燕子,草丛中的花和蚂蚁。因为开始在乎,这些微弱的生命在我的眼中散发着钻石般的光辉,生命抹上了一层亮色。
  张开五指,阳光从指缝中丝丝缕缕地洒落下来,在肩头绽开大朵透明的花,馥郁芳香。在乎这片阳光,如此温暖。
  十六岁,开始在乎身边微小的生命,也学会珍惜——珍惜生命,珍惜生活中的一切美好。点评:
  十六岁是阳光般的年龄,理应拥有阳光般的情怀,作者聚焦于细微处, “开始在乎身边微小的生命”,一朵花,一只蚂蚁,一只燕子,一棵树,一丛草……关注这些自然里美好的事物,正是一个阳光少年阳光心态的呈现,其中折射的,是十六岁少年心灵的成长,精神的发育。尤其“不再”一词,富有一种精神拔节意味的青春苏醒,在文中段首多次出现,使文章显得结构整齐而气息绵密,营造了浓郁的抒情气息。
  
  责任编辑/王册杨兴平
  我没有看见你。
  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一颗美丽十足的太阳安稳地掉在了马路边。它有一张疼痛的脸,目光虚浮,平淡无奇。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来往不绝,没有人注意它。
  没错,它坠落了。从我头顶那湛蓝的天空内部,优雅而缓慢地飞了下来。我看见它迷人的孤度,一种恍惚而灿烂的声音充满我的头颅。这天早晨,我背着书包经过这颗安详的太阳旁边,发现它还没有死去。
  一个高大男人从旧巷子中走出来,对我说,走吧。我挽住他的一条胳膊,跟他往南方去。三点的下午,一阵含糊的风将马路旁鲜艳碧绿的桑叶吹下来,一簇一簇,飘过我的两瓣脸。人群不断地膨胀,我挽着这个英俊清冽的男子,要往南方去。
  停下吧,停下吧。我这样对他说。甚至,是哀求。
  “桑桑!桑桑!”
  我听到背后一阵过于尖细的声音,然后看到那个红发女子。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纳西蜡染长裙,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有妩媚的光泽。她说:“你是桑桑。”她微笑,她的笑颜如梦似幻,倾国倾城。在许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这个闷燥的傍晚中红发女郎的这缕声音,细细的,像丝巾。“我是Llsa,请叫我李飒,莉萨,或者丽莎。”她动情地自我介绍,那一头极其浓密沉厚的红发在热的风里飘荡着,仿佛一只展开了双翅的火鸡。我把男人的一只胳臂挽得死紧,莉萨抓着我的另一只手,我们三个要到南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小镇异常拥挤嘈杂。那拐着一条腿的老妇人、奔跑的孩子们,挎着菜篮子的女人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男人们面无表情地来去匆匆。在我的十七岁里,我还是没有看见你。我幻想着自己像莉萨一般涂上蜜色口红的样子,你说,我会是美丽的吗甲
  终于我们在天彻底黑掉的时候钻进了一家狭窄的面馆里,昏暗的黄色灯光倦倦地淌下来,每一张木桌子上都充满了丑陋的油渍,像人身体上的大块黄斑。我和莉萨并排坐着,他坐在我们对面。莉萨把自己的臂膊伸得老高,她朝老板说上酒上酒。男人把眼睛眯起来,他掏出一盒“中南海”来抽,一根接一根,烟气缭绕。他吸烟的声音是那么微弱,我却听得很清。
  莉萨握着我的手,她说桑桑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我认识你。男人把烟圈从嘴巴里幔悠悠地吐出来,他用中指和食指夹着半截儿香烟,他说桑桑你是一只小动物,我也认识你。他就这样眯着眼睛向我讲述,那种微她的眼神里有难以言喻的深情,又有一种遥远的若即若离。他看着我,然后说走吧。可是我们还没有把酒喝完,莉萨指着它们皱起了眉头。他没说什么,只是俯下身子来看那壶黄酒,一阵发着柔软光芒的琥珀色氤氲成一团灼灼的幻境。他蛮横地一把将我拉过,拽着我跑出面馆,我们奔跑,速度那样快,我听见莉萨那越来越模糊的叫喊声,她喊,桑桑,桑桑。
  去哪里呢?我确实不知道我究竟要去往何处。男人抓着我像野豹一样矫捷地飞奔,贴着马路和高大的桑树,无数晃眼的霓虹不停地跌落。我咬紧嘴唇不敢说话,呼吸也更为艰难。我只是一只夜色里的海鸥,要飞起来。我在生命里和你相遇,也终于学会了一遍又一遍地走在这条街上,不让任何人发现。我拼命地跑,不,是飞翔,可是如果我冷,你会不会允许我停下。
  这时已是一九九九年的最后一天,冬季,我和莉萨住在学校附近的阁楼里。
  凌晨十二点,一朵又一朵的烟花开在阁楼木窗外的一小片所能看见的夜空。“来,桑桑,我们下楼去,跟别人一样。”苍白纤细的女声,像是冰凉的金属相互碰撞。她弯下身子来将醉红色的长靴穿好,就拉我径直往外走。
  我冻得瑟瑟发抖,潮冷的空气湿漉漉的,打湿了我的双眼和脸。万人空巷,众人欢悦地迎接着崭新的世纪,我却再也无法接受耳边溢满喧嚣的生活。挤过茫茫的人群,莉萨将我带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为我要肉松面包,热的咖啡。她伏到我耳边小声说,桑桑,你是一个女孩子,你需要吃一点东西。我咬扁了插在热咖啡上的吸管,我在深夜里看见那颗充满青紫色疤痕的太阳,它睁大眼睛默默地看着我,我像是能听见它说话,它是一个迟暮已久的老人,在这深冬寒冷的夜里,我穿着这件单薄的缀了银色金属扣的裙子,听见他说,桑桑,你是属于南方夏天的孩子,这是前世你和我的约定。然后我真实地看见它的坠落,从那样高的苍穹,经过一些人和故事,就被重重的摔在马路边上,变成一潭水渍,疼痛地蒸发,消失。
  辞安,那颗来自我们生命内部的太阳,它死了。在那样一个大雪纷飞的严冬,大乌鸦凄烈地扯开喉咙叫着,它就那样缓慢地死去,那时它的唇边还浮着一丝艰难的笑容。可是我已经摸不到它的热量。
  辞安,部是我不好,在别人的喧哗和笑闹里,是我自己不敢停下来看一看昨天。
  莉萨走过来抱住我的身体,她趴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抓得那么紧。她说桑桑你醒醒,什么辞安宁那是什么?你醒醒,他只是一种幻象,他根本根本没有存在过!
  她的长发的颜色刺痛我的眼睛,那是一片美丽的深沉的火红色海藻,在每一个晴朗的日子,像梦一样,飘荡。
  莉萨,那么,那个在夏天拉着我逃跑,像野豹一样矫捷的男子是谁呢甲那个总是独自蹲在暗地的角落沉默地吸烟的男子是谁呢?是谁在木阁楼的窗台上种满大朵的葵花,是谁抓着我的手走过那条滚烫的夏日马路,要带我去南方,无论如何疲惫如何憔悴也倔强地不肯停下宁莉萨,那是辞安。是再也不会在我生命里出现的辞安。你看,我们每个人的缘分,就这样多,一旦将它用尽,就再也不会有。莉萨,这已是上帝对我们足够丰盛的恩赐。
  那个秋天凄艳的黄昏,我最后一次留在这幢租来的木阁楼。书桌上的几张打口CD被掰成两瓣,最心爱的书上有肮脏的指痕,昨夜没喝完的咖啡上浮满了一层灰白色的屑沫子,还有几支耗完油芯的笔,一切的旧物,散着时光熟稔的味道。我趴在一片狼藉里,用铅笔给她写信,我说,最亲爱的莉萨,有些情感是毒,不可触碰。否则它们会像金黄的刀子,让你的眼睛在光明里不断地剧痛。我说,莉萨,你无法挽留我。
  我留给她一只手工制作的巫毒娃娃,它被我用蓝色的棉线结实地包扎着,然后用细的金属绳子穿起来,挂在窗户高的地方,风吹过的肘候,它会自己轻轻地跳起舞来。新爱的Ljsa,莉萨,丽莎,或者李飒。不管你是谁,我都愿你像天使一样快乐。当你我之间的感情到达这样的深度,你便会明白它其中所隐匿的分量。你要知晓,那些会变的,都是不值得珍惜的东西。你要安好。
  离开的午后,我就那样看见辞安。他站在那么远的地方,高大,瘦削,黝黑。他停在那条火红色的马路边,穿着一身旧牛仔,手指间夹着那根“中南海”,他沉默地看着我,那种眼神仿佛有一种十分坚韧的穿透力,它们洁白而迅速地插进我的骨骼,咔嚓咔嚓,我像是快要断裂。
  我终于闭上眼睛跑开了,在

杨兴平:高校免费为新生家长设地铺

【<】【p】【>】【今】【天】【的】【我】【依】【旧】【有】【些】【草】【率】【地】【翻】【动】【着】【,】【然】【后】【无】【意】【间】【看】【到】【了】【苏】【轼】【的】【《】【定】【风】【波】【》】【。】【<】【/】【p】【>】杨兴平【<】【p】【>】【我】【坚】【信】【,】【只】【要】【我】【不】【断】【的】【努】【力】【,】【我】【离】【我】【的】【梦】【想】【,】【离】【成】【功】【就】【会】【越】【来】【越】【近】【,】【我】【坚】【信】【。】【<】【/】【p】【>】

杨兴平:澳洲货运航空接收747-8F货机

【<】【b】【r】【>】【 】【 】【2】【0】【0】【8】【年】【末】【,】【美】【国】【著】【名】【杂】【志】【《】【人】【物】【》】【周】【刊】【破】【天】【荒】【地】【让】【一】【条】【狗】【登】【上】【了】【它】【的】【封】【面】【。】【这】【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狗】【?】【<】【b】【r】【>】【 】【 】【严】【肃】【的】【《】【华】【盛】【顿】【邮】【报】【》】【对】【这】【条】【狗】【这】【样】【描】【述】【:】【“】【它】【是】【降】【临】【在】【浮】【躁】【的】【美】【国】【的】【一】【种】【力】【量】【;】【它】【是】【笃】【定】【而】【欢】【快】【地】【照】【耀】【在】【任】【何】【一】【位】【迷】【失】【者】【前】【方】【的】【一】【盏】【路】【灯】【;】【它】【是】【早】【就】【藏】【好】【了】【眼】【泪】【和】【悲】【伤】【,】【却】【只】【表】【露】【笑】【容】【的】【一】【种】【幸】【福】【。】【它】【的】【名】【字】【叫】【信】【念】【,】【它】【是】【一】【条】【只】【有】【两】【条】【腿】【的】【、】【像】【人】【类】【一】【样】【直】【立】【行】【走】【的】【狗】【。】【”】【<】【b】【r】【>】【 】【 】【时】【间】【追】【溯】【到】【5】【年】【前】【。】【一】【天】【,】【一】【户】【人】【家】【的】【母】【狗】【产】【下】【一】【条】【雌】【狗】【,】【让】【主】【人】【和】【母】【狗】【吓】【了】【一】【大】【跳】【:】【它】【只】【有】【后】【面】【两】【条】【腿】【。】【<】【b】【r】【>】【 】【 】【母】【狗】【见】【是】【一】【只】【“】【怪】【物】【”】【,】【于】【是】【拒】【绝】【哺】【乳】【。】【主】【人】【见】【状】【,】【也】【心】【生】【厌】【恶】【,】【狠】【心】【地】【将】【它】【丢】【弃】【了】【。】【冷】【清】【的】【街】【道】【上】【,】【这】【条】【小】【狗】【凄】【凉】【的】【吠】【叫】【声】【像】【婴】【儿】【啼】【哭】【。】【有】【人】【走】【近】【一】【看】【,】【是】【条】【奇】【丑】【无】【比】【的】【小】【狗】【,】【便】【侧】【身】【走】【开】【了】【。】【小】【狗】【的】【叫】【声】【渐】【渐】【弱】【下】【去】【,】【就】【要】【淹】【没】【在】【这】【尘】【世】【间】【了】【。】【这】【时】【,】【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发】【现】【了】【它】【。】【她】【弯】【下】【腰】【去】【看】【,】【小】【狗】【有】【着】【毛】【茸】【茸】【的】【身】【子】【,】【用】【一】【双】【后】【腿】【奋】【力】【地】【支】【撑】【着】【想】【站】【起】【来】【,】【一】【双】【眼】【睛】【还】【挂】【着】【泪】【珠】【。】【<】【b】【r】【>】【 】【 】【小】【姑】【娘】【心】【生】【爱】【怜】【,】【将】【这】【条】【小】【狗】【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小】【狗】【乖】【顺】【地】【依】【偎】【着】【她】【,】【很】【快】【安】【静】【下】【来】【。】【<】【b】【r】【>】【 】【 】【在】【小】【姑】【娘】【的】【精】【心】【照】【料】【下】【,】【这】【只】【小】【狗】【不】【仅】【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而】【且】【学】【会】【了】【像】【人】【一】【样】【用】【仅】【有】【的】【两】【条】【腿】【直】【立】【行】【走】【,】【煞】【是】【可】【爱】【。】【小】【姑】【娘】【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信】【念】【。】【<】【b】【r】【>】【 】【 】【它】【的】【眼】【神】【如】【母】【亲】【一】【般】【慈】【祥】【贴】【心】【,】【它】【常】【和】【孩】【子】【们】【玩】【赛】【跑】【游】【戏】【,】【并】【为】【那】【些】【孤】【独】【寂】【寞】【的】【老】【人】【带】【去】【了】【久】【违】【的】【欢】【笑】【;】【它】【常】【和】【主】【人】【在】【少】【管】【所】【矜】【持】【而】【严】【肃】【地】【走】【路】【,】【把】【那】【些】【被】【管】【制】【的】【孩】【子】【感】【动】【得】【泪】【流】【满】【面】【;】【它】【还】【成】【为】【美】【国】【受】【伤】【士】【兵】【的】【“】【心】【理】【医】【生】【”】【—】【—】【它】【身】【着】【迷】【彩】【服】【,】【就】【像】【一】【个】【坚】【强】【的】【战】【士】【,】【逗】【得】【人】【们】【开】【怀】【大】【笑】【;】【它】【还】【到】【电】【视】【台】【作】【为】【特】【殊】【嘉】【宾】【,】【接】【受】【主】【持】【人】【的】【采】【访】【。】【<】【b】【r】【>】【 】【 】【它】【的】【故】【事】【感】【动】【着】【越】【来】【越】【多】【的】【人】【。】【正】【因】【为】【这】【样】【,】【从】【来】【只】【关】【注】【各】【界】【名】【流】【的】【《】【人】【物】【》】【周】【刊】【,】【竟】【然】【把】【封】【面】【的】【位】【置】【留】【给】【了】【这】【条】【叫】【“】【信】【念】【”】【的】【狗】【。】【<】【b】【r】【>】【 】【 】【“】【信】【念】【”】【做】【到】【的】【,】【我】【们】【人】【类】【不】【一】【定】【能】【够】【做】【到】【,】【这】【就】【是】【“】【信】【念】【”】【给】【我】【们】【人】【类】【上】【的】【很】【好】【的】【一】【课】【:】【不】【能】【用】【四】【条】【腿】【行】【走】【也】【没】【关】【系】【,】【那】【就】【直】【立】【起】【来】【行】【走】【。】【这】【样】【,】【还】【能】【看】【到】【远】【处】【的】【风】【景】【呢】【!】【<】【b】【r】【>】【 】【 】【<】【b】【r】【>】【 】【 】【责】【任】【编】【辑】【/】【李】【阳】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矿企将裸露山体喷绿,演练中转旅客保障!,港府强烈谴责!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